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读书网 >>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 >> 看片被抓

楼宁之兴奋了有半个小时, 才慢慢冷静下来。她今天吸取了昨晚上的教训, 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 坐到桌子前打游戏了。

跟着下了个二十人团的副本, 正常发挥不死的话都要打一个小时, 可以支撑到庄笙进房。

不知道是楼宁之运气不好还是有她在的地方就有扑街, 一个小时过后, 一堆人站在了第一个boss面前,面面相觑,游戏队伍频道里消息刷得停不下来。

-输出怎么站位的?那个火法, 火法你大脆皮不知道吗?你站boss正面,是为了给boss送人头吗?听指挥不懂吗?

-奶妈能不能保护好自己,boss大招过来奶全死了, 还特么怎么打

-近战看不清boss的技能麻溜退队吧, 打什么酱油

-远程那么远我都搞不明白怎么死的

-大佬妹子,你能上下yy吗?

被称为大佬妹子的楼宁之敲字:【我女朋友在忙, 不能说话】

楼宁之自然而然地敲下女朋友三个字, 自己在电脑美得不能自已。

队长:【靠, 你是个人妖啊】

楼宁之:【谁他妈人妖了, 谁说妹子不能有女朋友了, 土老帽】

土老帽本帽的队长服了, 继续敲字:【那你上一下yy,只听,不说话行吗?】

楼宁之一琢磨:【行】

一个小时了, 队伍一盘散沙, 她也累了。

临时下了yy,楼宁之登了上去,进了队长给的yy房间号,在游戏显示屏上敲字:【听得见,开始吧】

事实证明,这可能真的和楼宁之稍微有一点儿关系,她听指挥以后,人民币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一身金装的输出爆炸,boss1号成功推倒。

队长在频道里夸:【大佬[鲜花]】

楼宁之:【一般,女朋友教得好】

文字不够她卖弄的,便忍不住清嗓子得意地说道:“我女朋友竞技场连胜三十场,牛逼吧?”

开始清路上小怪,准备前往2号boss,楼宁之沉迷游戏,耳朵上又挂着耳机,没有听见房门推开的声音,庄笙拿着剧本进来,一手挠着手臂上刚被蚊子咬的包,眼睛去找放在床头柜上的花露水,她看着楼宁之聚精会神玩游戏,便没打扰她,怎知刚一弯腰去拿东西,就听见楼宁之在她耳边吹牛逼:“我跟你们说,那是我女朋友不想赢,她要是想赢,第一名非她莫属。”

庄笙:“???”

她问楼宁之:“你哪儿来的女朋友?”

楼宁之跳了起来,毫不夸张,从椅子上直接跳开,耳机线扯下,一个耳朵戴着一个耳朵没有,圆鼓鼓的眼睛望着她,十分滑稽。

庄笙挑眉,要笑不笑:“女朋友?”

楼宁之:“我我我我我是说今年的快乐女声,我特别喜欢那谁,我女朋友。现在不都老公老婆的叫么,我就叫女朋友,对,就是这样。”

庄笙问:“那谁是谁啊?”今年根本就没有快乐女声。

楼宁之:“记不清了,姓田。”

庄笙说:“田馥甄?”

楼宁之连连点头:“对对对对。”

庄笙认真地“嗯”了一声,说:“我也挺喜欢她的。”她哼唱了一段,“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楼宁之马上接唱:“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那陪我淋的雨,一幕幕都是你,一尘不染的真心,与你相遇好幸运,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遇见你的注定,她会有多幸运。”

庄笙忍笑说:“就是她,上个月刚发的这首歌,到处都在放,你真有眼光。”

庄笙拍拍她的小脑袋瓜,给自己喷花露水去了。

楼宁之在游戏队伍频道里敲下一行字:【我女朋友回来了,我要睡觉去了】

不顾队友满屏的骂声,果断把游戏退了,电脑关机。或许人家还会上世界骂她,但那又怎么样?什么都没有未来的女朋友重要。

庄笙一直在笑,也没避开楼宁之,楼宁之给她笑得不明所以,终于后知后觉地上网搜索田馥甄去了。她的脸色变了再变,最终把刚换好衣服的庄笙扑倒在床上。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你早告诉我是SHE组合的啊。”楼宁之虽然在家里老是听周杰伦和邓丽君,但是SHE的歌红遍大街小巷十几年,她童年也都是这些人陪着的,她只知道人家叫Hebe,不知道她中文名,就跟她只知道Ella是Ella,不知道中文名叫陈嘉桦一样,就觉得田馥甄这名儿挺耳熟的,庄笙一说她就把人家对号入座了。

庄笙还在笑:“你自己说是的,我哪儿知道不是?”

楼宁之两手捏住她两边脸颊:“你还说你还说你还说!”

楼宁之的手比她脸发育得好一些,手指修长,没什么肉,指腹一点儿茧都没有,柔滑细嫩,是养尊处优的一双手,她又没使什么力气,总的来说,捏在自己脸上还挺舒服的。

庄笙就让她捏着,嘴上不断拱火,就是为了她能保持着这样趴在她身上的姿势能够久一点。

两人维持了这样的模样大概十分钟,一心打闹的楼宁之安静下来,她一不说话,庄笙就没话说,房间里一度陷入沉寂,气氛却暧昧起来。

无他,皆因两人身着清凉,底下的两条腿几乎是光着的。楼宁之装作要起来,腿在她腿上蹭了蹭,庄笙手心朝下,轻轻地揪了下床单。

“哎呀。”楼宁之非常假惺惺地喊了一句,没起来,于是又蹭了一下。一阵痒麻从两人的接触的地方蹿起,电光火石间便蔓延到了心尖上。

“哎呀”了三四次,楼宁之终于爬起来了,庄笙快虚脱了,趁她背对着自己的时候轻轻舒了口气。

庄笙:“睡觉吧?”

楼宁之不无失落:“好吧。”

关了灯,室内一片黑暗,但彼此都知道谁也没睡着。

楼宁之心里咚咚咚地打鼓,这是她看了小黄片以后,第一次清醒地和庄笙睡在同一张床上。庄笙身上冬暖夏凉,冬暖不暖她暂时不知道,瞎猜的,反正夏天挺凉快的,比空调还管用。但是今晚上,她睡在对方身边,总觉得对方身上散发出一股融融的暖意。

她扯了扯自己根本不存在的吊带领口,房间里没空调,闷得喘不过气……

庄笙闭上眼睛假寐,她感觉有一道露骨视线一直在注视着她,亦没有睁开眼睛。

庄笙身上更热了,悄悄将脸偏到另一边,轻轻地吐息。

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中断了楼宁之的打量,她拿过手机,看清消息的时候瞬间就乐了,于是屏幕光就再也没能暗下去。屏幕的荧光照亮了她的脸颊,眼角眉梢都是笑。

庄笙久久没感觉到她看自己,转回脸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带着困意问:“你干什么呢?”

“和人聊天。”

庄笙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警惕问:“和谁?”

楼宁之哈哈笑了两句,说:“就那个程小鲜肉啊,你们剧组的,这个人可真逗,跟我发了一堆巨蟹和双鱼的条漫。哎我跟你说……”

庄笙用背对着她,很冷淡地说:“我睡了。”

楼宁之:“诶?”

庄笙:“明天早上还要早起,你也早点睡。”

楼宁之:“啊?”

庄笙不吭声了,楼宁之看着那些好笑的条漫也没了心情,她想和庄笙分享这些,告诉她巨蟹和双鱼很有爱很般配,是天生一对的。

楼宁之兴致缺缺地给程小鲜肉道了句晚安,把手机锁屏了,手掌贴着庄笙的腰,脸朝着她的背,也睡了。

很久之后,庄笙确认楼宁之睡着以后,自己转了回来,把楼宁之半搂进怀里,在她唇瓣上轻轻地亲了一口,又吻她眉毛、眼睛,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庄笙醒的时候喊了楼宁之,问她要不要跟自己去剧组,楼宁之被床封印,嘴里不知道哼唧了些什么,连眼睛都不睁一下。

庄笙了解了,自己一个人去剧组,八|九点收到楼宁之的微信,说她今天不去剧组了,二姐让她去医院陪她玩儿。庄笙自然没有异议,祝福了她两句好好吃饭。

楼宁之开着电话外放,懒洋洋地套衣服,边套边打哈欠:“知道了,我这不就准备去了吗?你不是跟我说中午,现在离中午还早呢二姐。”

她二姐说:“就你那磨磨蹭蹭的性子,刷牙洗脸吃饭,再开车过来可不就是中午了?”

楼宁之:“谁说的,我现在可迅速了好吗?我一个百米冲刺进了水房,再一个百米冲刺从水房重回来,全程不超过十分钟。”

楼安之痛心道:“你现在是越来越习惯住在那个破地方了,我没有歧视的意思,但是家里那么多房子,你住哪个不好,为什么跟那儿死磕,再不济你把姓庄的叫上一起啊。”

说到这儿楼宁之就不得不说了,套了一半的T恤也不动了,挂在脖子上:“你以为我不想啊,她死活不肯搬,我都快把家搬过来了,山不来就我只能我就山。再说破没什么不好的,你不知道我们俩都是在一个格子间洗澡的吗?”

楼安之顿了片刻,说:“真不愧是亲生的,和你大姐一样是个禽兽。”

楼宁之不服:“别,我禽兽我认,大姐可不是禽兽,大姐那叫禽兽不如,我比她还是差点儿的。”

楼安之噗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呵斥她:“少贫,一天到晚的贫,我和你大姐怎么就没你这么贫呢。”

楼宁之乐:“嘿嘿嘿。”

楼安之:“您能不这么笑么?总让我想起一些污污的场面。”

楼宁之来劲了:“嘿嘿嘿,嘿嘿嘿,我开心啊,嘿嘿嘿。”

楼安之:“嘿一句挨一巴掌。”

楼宁之大叫:“你这是赤果果的家庭暴力,我反对。”

楼安之:“反对无效,再有十分钟你不能洗漱完,等着第二轮家庭暴力吧。”

楼宁之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边疯狂吐槽她一边火速套好衣服,拿着牙杯牙刷牙膏冲出去了,九分钟后,她挂着一脸的水回来了,二姐还没挂电话,不过喂了好几声对方都没应,估计忙去了。

楼宁之连着电话,自己去忙自己的事,先把锅里的莲子汤喝了,再上了个游戏签到,看了下有几条好友申请,都拒绝了,又帮庄笙的号也签了个到,她二姐终于回来了,说:“小崽子,洗漱好了吗?”

楼宁之打了个饱嗝:“半小时都过去了。”

楼安之语气随意道:“行,你过来吧,带着楼金花的8个T。”

“好的。”楼宁之猛地刹住脚,“你说什么?”

“我说,”楼安之看了看四周,即便是在天台,没有一个同事,她还是莫名地耳热,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寡淡无波,“让你把大姐的8T硬盘给我。”

楼宁之拒绝:“那不行,我刚从大姐那儿拿到,我还没看完呢,就算看完了我也不给你,我要重温的,你自己问她要去啊。”

楼安之:“你——”她揉了揉眉心,说,“我说错了,借我拷一下总行了吧。”她今天特意去电脑城买了几个硬盘。

楼宁之:“说好了是拷啊,你不能抢我的。”

楼安之差点儿急火攻心,忍了忍,含怒道:“谁要抢你这玩意儿,你还当个宝一样。”

楼宁之说:“这玩意儿?那你别要啊。”

楼安之:“少废话,快给我滚过来。”

她把电话撂了。

楼宁之从挂断的电话呲了呲牙,口嫌体正直。她从自己上了密码锁的箱底把木盒子抱出来,仍然十分担忧楼安之会动手抢,但是她又没办法拒绝对方,在木盒子面上亲了一口,楼宁之打定主意要和8T共存亡,视死如归地踏出了家门。

中午十一点,楼宁之准时到达医院,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医生,医生告诉她楼宁之在做什么专家会诊,晚点儿回来。楼宁之就坐在她办公椅里,把揣怀里的木盒子放进她抽屉里,跷着个二郎腿等。

十二点差五分,一身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楼安之走路带风进了门,楼宁之抬眼,日常被她二姐惊艳了一把。她们家三姐妹,光论姿色,肯定是二姐拔得头筹,桃花眼自带电流,再加上医生职业,制服诱惑,如果性格再好点儿,简直是人间极品。

楼宁之盯着这位人间极品却在想另一件事,庄笙要是穿白大褂,那可太……以后一定要让庄笙穿一次医生制服,她吞了吞口水。

楼安之:“!!!”

这俩姐妹怎么回事,干吗都对着她咽口水,她有那么招人吗??一个楼宛之够受了,再来一个楼宁之,等等,楼宁之说她要追女朋友,不会是要追自己吧,一直以来庄小姐只是个幌子?

楼安之被自己的脑补吓得接连倒退三步。

她指着楼宁之,声音发抖:“你不是吧?”

办公室里已经没了人,楼宁之以为她问自己昨晚说的追女朋友的事是不是真的,点头道:“当然是啊。”

楼安之郑重地说:“你太小了,真的。”她对小朋友没有一丁点儿的兴趣。

楼宁之捋了一把自己的长发,娇羞地说:“还行吧,她二十岁,和我差两岁啊,科学证明,差两岁的情侣过得最幸福。”

楼安之心说:我和楼宛之也是差了两岁。

呸呸呸,她把这个想法驱逐出去,心口一松,幸好不是喜欢自己。自打楼宛之和楼安之表白过后,她发现自己的心里接受能力越来越强大,放在一个月以前,楼宁之要是敢说她要去搞同性恋,在楼国庆打断她的腿之前,她就先揍她一顿,然后再从长计议。哪儿像现在,平心静气,甚至觉得她喜欢的不是自己就够了。

楼宛之果真是个搅|屎|棍|子啊。

搅|屎|棍|子楼总裁在办公室再次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白纸上的“安”字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钢笔尖戳破了纸张。

楼安之揪着楼宁之盘问了她的心路历程,以及有没有扳回来的可能性,在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居然莫名其妙地放下了心。好像楼宁之做出这样的选择,在无形之中也为她可能要走的路提供了一份支持似的。只是如果真的一门三姬,而且有一对还是自产自销的,她真的怕楼国庆会气出好歹来。

那都是后话了,现在顾及不上。

楼安之压低声音,问:“8T带来了吗?”

楼宁之:“……”

有那么一瞬间,楼宁之以为自己和她二姐是地|下|党|接头,而且她前面说的那一大串话,似乎都是这一句做的铺垫。

楼宁之来了兴致,也低声道:“带来了,我要的货呢?”

楼安之:“……什么货?”

楼宁之:“空白硬盘,一手交硬盘,一手交货,别想空手套白狼。”

楼安之:“……神经病啊你。”

楼宁之:“哈哈哈哈哈。”她笑着把抽屉拉开,木盒子映入楼安之眼帘,“铛铛铛铛。”

楼安之槽道:“个硬盘,你包装得这么精致干吗?”

楼宁之笑道:“这可不是我包的,是大姐原封不动送给我的。”

楼安之改口:“是得好好包装,不然容易暴露,越正经的包装越能掩饰它的本质。”

楼宁之笑疯了。

她二姐明明就跟大姐闹掰了在冷战,还是会下意识维护她,这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心理?

楼安之面不改色地开电脑备份新硬盘,楼宁之在边上撑着脑袋笑,由于内容太多,得在办公室多坐会儿,楼宁之笑够了,就给庄笙发消息,汇报她二姐最新进展。

冷不丁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小楼。”楼安之开口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你说。”楼宁之低着头,啪啪打字。

“你看着我。”

“等下啊。”楼宁之点击发送,把手机放下,望着坐在对面的楼安之,“怎么了?”

楼安之直视她的眼睛,沉声道:“我不是爸妈亲生的。”

楼宁之惊讶地睁大眼:“啊?你……”不是开玩笑吧?

楼安之已经打断她:“不是开玩笑,真不是亲生的,亲子鉴定都做过了。”

楼宁之问:“爸妈知道吗?”

楼安之:“……”

“哦,他俩应该知道。”楼宁之又问,“大姐知道吗?”

二姐点头:“一年前就知道了。”

楼宁之:“家里就我一个人不知道了啊?”

楼安之:“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

楼宁之:“所以大姐告诉你的,大姐对你表白了?”

楼安之奇道:“你怎么忽然这么聪明?”

“我一直很聪明啊。”楼宁之问她,“那你要去找亲生父母吗?”

“不找。”

“我觉得也是,生了你又不养你,这样的爹妈也不是什么好鸟。”楼宁之问她,“还有别的事儿要说吗?”

楼安之愣了一下,说:“没有。”

楼宁之低下头玩手机,过了两秒抬起头,乐道:“怎么跟电视里演的一样啊,这么魔幻的。”

楼安之怔怔。

楼宁之站起来,对着她脸端详了整整十秒时间,还上手摸了一下:“嗨呀,我就说你眼睛怎么长这么好看,敢情咱家没这么好看眼睛的基因。”

楼安之脑子里好像转不过来弯了,望着她不断开合的嘴唇,半晌抓不住重点。

楼宁之压根没有重点,因为在她心里这就不是个事儿。

“不是,”楼安之打断了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话,说,“你不介意吗?”

“不介意啊。”楼宁之挠挠头,“有什么好介意的,二姐永远是二姐。”

她嘿嘿一笑:“变成大嫂我也不介意的,话说回来,你和大姐不是亲姐妹啊,真是太好了,我先前还觉得乱|伦会不会不大好,但我没说,毕竟是你们自己的事。”

“乱你个头。”楼安之朝她丢了个枕头。

楼宁之机敏地向前一探手,没抓着,被砸了个正着,她冲地上呸呸了两声,歪头笑道:“不厚道啊,如果真按电视里演的那样,你应该痛哭流涕,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哭你个头。”

楼宁之说:“你真的不感动吗?”

“感动啊。”楼安之笑盈盈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骨节。

楼安之可太感动了,感动得当场揍了一顿楼宁之的屁股,美其名曰迎接她的新生。

楼宁之给二姐拷了8个T,两人一起吃了顿中午饭,叫的外卖,电脑需要人盯着。楼安之下午有手术,她俩现在也不住一起,楼宁之没有在这儿呆着的理由,抱着她的木盒子回去了。

回家以后,她把木盒子重新放回箱底,关上,走开几米后,又将视线重新投了回去,她都两天没吃草莓麻小,喝银耳莲子汤了,应该败火败得差不多了吧。都赖她二姐,勾起来她看片的性致了。

说看就看,楼宁之把硬盘拿出来,装在笔记本上,这回选的是3号硬盘,她准备工作做得相当到位,不但准备好了纸巾,而且提前给自己垫了那什么,免得生理反应又得洗内裤。

深吸一口气,开了电脑。

不多时,楼宁之就两手捂着脸,面红耳赤。

……

“庄老师再见。”

“再见。”

“明天见。”

庄笙今天下午只有一场戏,刚三点就拍完了,她本来想打个电话给楼宁之让她来接的,后来一想,这个时间对方可能在睡午觉,又或者在她二姐那儿,索性自己坐车回家,顺便给她个提早回家的惊喜。

庄笙到了楼下,脚步轻快地上了楼梯,慢慢逼近房门,门窗紧闭,沉浸在小电影中的楼宁之浑然未觉。

怕吵醒楼宁之,庄笙轻轻地将钥匙插进锁孔,向右一旋,推门进去。

楼宁之正端坐桌前,面前的电脑里传出奇怪的声音。

喜欢二世祖总在崩人设请大家收藏:(www.dushuw.net)二世祖总在崩人设读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最新章节 -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全文阅读 -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txt下载 - 玄笺的全部小说 -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 读书网

猜你喜欢: 设计部的小钢炮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小清欢书中游[快穿]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军婚蜜恋在八零听说大佬她很穷导演一心搞事业[穿书][家教]每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片修罗场凤凰花(GL)安吾不干了危险人格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综]反水我是专业的我是女炮灰[快穿]少年称王[娱乐圈]女扮男装混男团 [快穿]时光不听话逃婚之后丧偶式婚姻的出路是心跳说谎一座城,在等你影后成双[娱乐圈]她是男主好兄弟[快穿]重生民国娇小姐如何诱捕打野
完本推荐: 石榴小皇后全文阅读某某全文阅读迟来心动全文阅读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全文阅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第一战场指挥官!全文阅读凤凰花(GL)全文阅读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全文阅读拯救美强惨男二全文阅读蜜里调婚全文阅读兔子必须死全文阅读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全文阅读万族之劫全文阅读万人迷反派今天崩人设了吗全文阅读黑月光拿稳BE剧本全文阅读穿成霸总小逃妻全文阅读天涯客全文阅读晚来天欲雪全文阅读错撩全文阅读一座城,在等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绝代仙医标记我好不好我有独特的救人技巧海贼:百岁老师六零小咸鱼从一万块钱开始的文娱我还没上台,经纪公司就倒闭了诡异分解指南都市神豪林云诸天科技之路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红楼之我本凉薄泣血王座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求生重生日本之塌房大编剧红楼如此多骄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魔法少女在火影还潮农门小王妃最初进化坐忘长生小甜A谁不喜欢呢开局人间体奥特曼打小怪兽网王:最强老师野人奔小康末世宅在家最稳健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txt下载手机版 - 玄笺的全部小说 - 二世祖总在崩人设 读书网移动版 - 读书网手机站